當舊傷口再度被劃開的時候,我以為會很痛,可是...原來沒有很痛...

看著傷口流出鮮血,只覺得頭暈,患部有些麻痺。

是習慣受傷了嗎?

 

幾杯紅酒下肚,感到頭暈後就上床睡覺。

眼淚卻自己流出來,不受控制。

真的有必要讓自己變成這樣嗎?

相信一個人,卻讓自己一再受傷,值得嗎?

這一切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,只是我不知道人真的可以這麼爛~

 

到頭來,只能怪自己。

你給我的,是死刑,不會減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oris 的頭像
Doris

Doris 從頭開始

D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